1. <tbody id="szdtk"></tbody>
        >文化>>正文

        被囚禁虐待33年里連殺三人,它的一生,寫滿了對人類的嘲諷

        原標題:被囚禁虐待33年里連殺三人,它的一生,寫滿了對人類的嘲諷

        這是一條被囚禁在動物園的虎鯨,

        從2歲被捕開始,一直被囚禁,直到36歲。

        短暫的一生中,它被人類倒賣、虐待、囚禁,折磨了整整一輩子。

        死亡,對它來說無疑成為了一大解脫。

        但其實,還有很多像虎鯨Tilikum這樣可憐的動物,它們的一生因為人類而充滿了悲哀!

        虎鯨Tilikum的故事

        在佛羅里達奧蘭多動物園里,

        有54%的鯨魚,都是Tilikum的后代。

        它的故事也曾被拍成紀錄片《blackfish》黑鯨。

        Tilikum之所以引起了這么大的轟動,

        還因為它身上背負著三條人命。

        1983年,2歲的Tilikum被人捕捉之后,

        Tilikum被迫與家人和大海分開,被關進了冰島一家海洋公園附近的水泥池里。

        從那一刻起,直到死亡。

        Tilikum在對人類的怨恨中度過了這一生。

        被捕后的Tilikum每天悶悶不樂,一動不動的浮在水面上,一年后它被賣到了加拿大西岸的一家海洋館。

        這并沒讓Tilikum的生活有絲毫的好轉。

        海洋館的水池只有三十米長,不到十米深,卻生活著三頭鯨魚。

        在這里,Tilikum被當成搖錢樹,

        接受著高強度的訓練,每天要表演八小時,全年都沒有休息的時間。

        有一次Tilikum表現出現了失誤,飼養員整天沒有喂它任何食物,連其它鯨魚也遭到了懲罰。

        鯨魚是種很聰明的動物,

        同伴們知道是受到了Tilikum的牽連,還攻擊了它。

        八年里,Tilikum白天滿身傷痕地表演,

        晚上還要忍受另外兩頭因為人工馴化而變得暴躁的虎鯨攻擊。

        巨大的壓力和疲憊讓Tilikum患上了胃潰瘍,并且至今沒能治愈。

        這種壓力也終于讓Tilikum在1991年第一次爆發,它殺死了第一個人....

        第一位受害人Keltie是名學生,當時在海洋館兼職訓練員的工作。

        那天Keltie行走在兩個鯨池中間狹窄的壁架上時,

        腳下一滑不小心跌入了Tilikum所在的鯨池。

        虎鯨本是一種對人類十分溫順的動物,

        沒想到Tilikum發瘋般立即將Keltie拖入水底,其它兩條鯨魚也配合著一起撕咬Keltie。

        雖然其他工作人員想上前營救,但是大家都被驚呆了。

        他們沒想到平日里看起來無比溫順的虎鯨還有這樣瘋狂的一面。

        最終Keltie溺水身亡,

        甚至在她死后,同伴想下去打撈她的尸體時仍遭到了Tilikum的阻攔。

        事情發生之后,

        海洋館立即封鎖了消息,對外宣稱是Keltie不慎溺水身亡。

        但也有不少人聽說了實情,同時引起了海洋生物學家的注意,因為這是全球第一起鯨魚殺人事件。

        隨后這家海洋館也只好關門大吉。

        一年之后,Tilikum被賣給奧蘭多海洋世界,又開始了循規蹈矩的表演。

        Tilikum平時被關在一個蓄水量極低的罐狀容器里,

        后來專家分析,

        這種惡劣的生活環境,才是釀成此后兩場悲劇的關鍵所在。

        因為在那之后Tilikum的脾氣也變得更加暴戾。

        表演結束后它經常會瘋狂的啃食護欄和容器內壁,牙齒完全磨損。

        直到1999年,Tilikum再次爆發。

        七月的一天,飼養員巡查Tilikum時,發現它的鯨池中漂浮著一具無名的裸體男尸。

        起初他們對外稱,

        這個人因為水溫過低再加上溺水最終導致了死亡,但是尸檢報告卻顯示死者身上有多處傷口,甚至連生殖器都被咬掉了。而官方拒不承認也不公布細節。

        即使Tilikum周圍都是24小時的攝像頭...

        而至于其中原委,

        很簡單..他們需要Tilikum來賺更多的錢。

        為了能夠有更多的境遇,海洋世界還開始人工提取Tilikum的精子,不斷繁殖小鯨魚。

        然也就是園區這種利益之上的原則,釀成了第三次慘劇。

        2010年,Tilikum在觀眾面前咬死了一位教練,

        這件事轟動了海洋館乃至美國。

        死者Dawn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教練,

        她的同事回憶到那天的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。

        她們照例表演完之后,喂飽鯨魚。

        然后躺在平臺上跟水池里的鯨魚說話聊天。

        這是所有教練每天都要做的事,

        認為這樣可以增進和鯨魚的感情。

        當時的Tilikum并沒有像往常一樣乖乖的游到游客身邊供他們拍照,而是盯上了躺在平臺上的教練Dawn。

        趁她不注意,一口咬住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了水池里,

        開始還以為Tilikum是跟她鬧著玩兒。

        但是隨著Dawn的一聲尖叫,其它教練和游客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。

        有一位教練鼓起勇氣跳進泳池準備去救Dawn。

        然而他們救上來的,只有Dawn的尸體。

        事故發生之后,他們謊稱是教練的馬尾辮惹怒了Tilikum。

        Tilikum被關進了紅色圈圈里的小池子,極度遏制了他活動的范圍和與其它鯨魚交流的機會。

        Tilikum就在這里生活了一年。

        然而在此期間,奧蘭多海洋世界依然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        只是新增了幾條員工安全守則,并且希望等到輿論一過繼續用Tilikum撈金。

        而Tilikum此時已經在人類的圈養下過了25年。

        有人為了搞清Tilikum反常的舉動緣由所在,進行了深入的調查并拍成了紀錄片《黑鯨》。

        Tilikum的悲慘遭遇以及所有海洋館里的骯臟交易才被人們所熟知。

        紀錄片中強烈批判了海洋世界,

        也直指正是因為這番囚禁,才讓Tilikum對人類和同伴有了這樣的攻擊性。

        紀錄片播出之后十分轟動,

        因為在紀錄片里有人提到,僅僅已知的“虎鯨誤殺馴鯨師”的案例就有七十多起,襲擊更是時常發生。

        1987年,馴鯨師John Sillick在表演過程中被兩頭鯨魚壓死。

        海洋館把這起事件解釋為“訓練失誤”。

        西班牙一位年輕的馴鯨師同樣死于他馴養的虎鯨口中。

        他剛剛向女友求婚,生命就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2006年,一家海洋館里晚間表演中,馴鯨師Trainer Ken Peters被即將一起表演的幼鯨咬住腳踝。

        它把他拖進水里,“玩耍”一般放開、又咬住,循環往復。

        好在這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馴鯨師,他沒有驚慌失措,而是趁機換氣并且一直安撫鯨魚。

        最終,幼鯨放開了他。……

        有研究人員認為,是圈養讓鯨魚有了過激行為:

        它們被情緒化摧毀,心理上受到創傷,變成“不定時炸彈”。

        照顧過Tilikum的馴鯨師面對鏡頭時淚流滿面:

        他說:

        “它不是因為瘋了、或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殺戮,它是因為沮喪、惱怒、不知所措,它找不到出口。”

        女馴鯨師去世后,Tilikum大部分時間都單獨待著。

        不再像以前那樣活潑,而是常常在水里漂浮著,像個做錯事的孩子。

        在表演中,它會不斷地對著觀眾臺鞠躬,結束后,就回到自己的“小牢房”里。

        或許在許多人眼中,

        生活在海洋館里的虎鯨得到了人類最“無微不至”的照料,不用為食物、天敵而苦惱。

        壽命長度、健康程度、同類相處,種種跡象都說明,虎鯨根本不適合被圈養。

        但它們需要海洋,而非牢籠。

        或許,我們都去游樂場、馬戲團看過一些動物的“精彩表演”,

        但在這背后,有多少不擇手段你壓根不知道。

        只有16分鐘的紀錄片《圈套》,

        把鏡頭對準了一位馬戲團馴獸師,記錄下了一段動物表演“背后的故事”:

        一只黑熊幼崽脖子上緊緊套著鐵鏈,被迫站在木板上,練習平衡。

        為了讓習慣四肢著地的熊“站立”,他們把鐵鏈拴在熊脖子上“吊在高處”,讓它無法趴下。

        而長時間站立的黑熊很容易患上關節炎,引起髖關節損傷、股骨頭壞死,甚至終身殘疾。

        鐵籠里的小獅子不停地被人拿著鐵棍戳,它焦躁地在籠子里走動、怒吼。

        “百獸之王”在舞臺上乖得就像小貓,因為如果不照做,迎接它們的就是鞭子和棍子。

        它們原本應該屬于山林,是最自由的生命。卻只能待在狹小的籠子里,忍受各種虐待。

        尖利的爪子、牙齒都被磨平,沒有絲毫反抗之力。

        全世界已經有一百多個國家出臺了反對動物虐待的法案。

        中國《全國動物園發展綱要》同樣明確提出“杜絕各類動物表演”。

        然而動物表演在民間仍然屢禁不止。

        人類總是擅于遺忘。

        海豚灣屠殺之后的一片鮮血消散了,就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。

        被迫和孩子分開的虎鯨媽媽不再日日哀號了,就可以忘記她因為人類失去了什么。

        坐在海洋世界里、馬戲團里,看著那些“精彩”的表演,

        是否有人曾問過自己:它們是怎么學會這些的?

        《黑鯨》的最后,美國一些州開始要求海洋館停止圈養虎鯨。

        許多虎鯨被放生回到大海。

        以前的馴獸師坐在船上,看著海面游過的虎鯨,他說:我很欣慰。

        但Tilikum最終也沒有回到海洋。

        去年1月,它死在了自己的“牢房”里。

        死亡讓它終于解脫。

        這個世界上,不只是人類才擁有情感。

        動物也會憤怒、也會絕望,也向往自由。

        別口口聲聲說它們可愛,又讓它們用生命,為你的一時開心買單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  責任編輯:

        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        閱讀 ()
        投訴
        免費獲取
        今日推薦
        体彩快中彩中奖规则

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szdtk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szdtk"></tbody>